我也嘱咐亦池:务必注意要开始谈恋爱了——马上19岁了,不小了,因为谈恋爱也是要学习的,务必要从普通朋友开始交往,别上来就谈情说爱,选择对象也是需要时间的——别学习学傻了,学成一个让妈妈发愁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!“好吧。”亦池同情地看着我瞎操心的毛病又发作,她笑嘻嘻敷衍我说:“好吧好吧,我一有了男朋友就告诉你。”

就在一个马马虎虎随随便便的拥抱里,亦池伏在我耳边说了一句我们母女之间的私房玩笑话,我忍不住爆出一声大笑,她趁机就溜进了安检门。我这孩子不喜欢告别。

亦池事先就给我打了预防针,说她换票以后就要过安检进候机室,时间留出来她好去逛逛免税商店。她得给英国的同学买一条香烟过去。亦池同时申明:“不是我抽啊妈妈。我没有抽烟啊妈妈。”我也只是笑笑。哪个孩子会完全彻底对父母说真话呢?她生活在英国我怎么知道呢?也许她会偷偷吸着试试呢?吞云吐雾对哪个少年不曾有过诱惑呢?何况女生吸烟显得那么时尚和酷。我不会追究亦池的。我这个做妈妈的,心里非常明白:孩子在我们眼里,永远是一座冰山;我们永远只能看见浮在水面的一部分,尖尖的小部分;他们更大的部分、更多的内容都掩藏在水面之下;孩子越是长大越是这样,因为她是一个独立的人,她有她自己的生活环境和自己的需要及主意。我告诫自己:做一个该放手时就放手的妈妈吧!仅仅从那冰山尖峰的纹路和肌理上,我就能够知道自己孩子是一个怎样的人——她是一个怎样的人,她就会以怎样的方式处理各种诱惑和问题——我相信我的孩子!俗话说:3岁看老。在亦池3岁的时候,我就对自己孩子有了把握。这就行了。

看着亦池的背影远去,往昔历历在眼前。我的心意,再没有别的语言可以说,还是一如当年,亦池她5岁时候我写的《怎么爱你也不够》:“我给女儿生命,只是一种偶然,女儿不用感谢。我希望的是,女儿能够慢慢明白,我倒是深深感谢她给了我另一种生活。我对孩子没有任何要求。如果孩子的盛开需要肥沃的土壤,我情愿腐朽在她的根下。”

飞机起飞了。亦池再赴英伦。亦池上大学了。她是否有慢慢明白我的话呢?不知道。但愿有。

自然,我还是一宿无眠,直至亦池安全抵达伦敦西斯罗机场的电话打回家。我还指望亦池能够从机场到达学校宿舍以后,再给我来个电话报平安。亦池肯定地说:“不打了。已经平安到伦敦了。你睡觉吧。中国都凌晨两三点了。你快睡觉。你就放心吧。我又不是没有来过学校。熟悉着呢。”

我心里一热:我孩子是大人了!我孩子知道体恤妈妈了!以前还不怎么说出口的,现在开始学会命令式的简洁口吻表达了。没有委婉,没有甜言蜜语,很像男孩子的突兀,在突兀里头暗含着对妈妈的不好意思的柔情。

好!我喜欢这风格!我听亦池的,不敢再有要求。其实躺着我还是睡不着,因为实在不知道亦池拖着大箱子小箱子的怎么方便找到宿舍?也实在不知道她只有先到了宿舍才可以联系人家送来铺盖行李,而她到达伦敦时候夜幕已经降临,寄托公司已经下班。宿舍的第一夜,亦池连铺盖行李洗漱用具都没有,怎么睡觉?这算是妈妈的瞎操心吧?